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财经 > 财经时评 正文

外围货币政策松紧不一 中国面临两难

来源: 上海证券报  作者: 李丹丹   2010-11-04 08:15  编辑: 达鹏


  今日凌晨美联储将公布议息会议的结果,美国开启新一轮量化宽松政策基本没有悬念;另一方面,印度、澳大利亚却在近日宣布加息。

  在宏观调控愈来愈强调各国政策协调的当下,面对这“一松一紧”迥然不同的货币政策举动,下一步如何保持货币政策的方向,采取数量型还是价格型的调控工具,或者行政性的举措,成为摆在我国央行面前的一个难题。

  人民币升值趋势明显

  受美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预期的影响,9月份以来美元一直走软,而人民币对美元则在短期内呈现较快升值的态势。11月2日,美联储召开为期两天的议息会议,当日隔夜美元指数应声下跌0.65%,3日人民币对美元的中间价上涨107个基点,报6.6818。

  但由于市场观望情绪浓厚,昨日人民币对美元的升幅有限,收于6.6761,仅较前一交易日上涨16个基点。市场对人民币的升值预期依旧较为强烈,昨日境内远期市场,一年期美元对人民币贴水1600个点,即市场预测一年后人民币对美元为6.5156。

  对于下一阶段的外汇市场,纽约梅隆市场分析董事总经理尚柯杰预计美元会在现有基础上持续走弱,欧元以及亚洲货币面临升值的压力,并有可能引发国际资金流动的频率进一步加快。他希望,人民币升值应该是缓慢的、渐进的,幅度过大、速度过快不仅会对中国经济有影响,而且会对脆弱的全球市场经济产生影响。

  但是也有分析人士认为,美元指数自9月初已经下跌7%有余,因此美元后续下跌的空间并不大。

  “热钱”涌入压力加大

  由于对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看好,再加上美国与新兴经济体之间货币政策的分化,国际资金流向也开始发生改变。据纽约梅隆IFLOW系统统计,近两个月来有大量资金,其中不乏西方各国的养老基金,流入了东亚新兴市场,包括债券、外汇、股票市场等。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理事和副所长向松祚指出,美国宽松货币政策制造的流动性并没有停留在本国,而是造成了全球流动性泛滥,流入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国家和大宗商品市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副所长丁一凡则相对乐观地认为,由于中国有资本项目的管制,因此“热钱”流入量要远小于他国。

  央行也意识到了这一问题,在三季度的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多次提及各国货币政策差异以及资金流入压力。报告指出,国际经济复苏还比较缓慢,我国经济增长较快,通胀预期和价格上行压力不容忽视。受复苏不确定因素影响,各经济体政策退出较为谨慎,随着原有刺激措施逐步到期,发达经济体开始推出新的经济刺激措施,全球流动性和货币条件仍将宽松,主要经济体将持续放松货币刺激经济的预期强烈,大量资金可能向增长较快的新兴经济体流入。

  货币政策或面临微调

  在本币升值以及资本流入的双重压力下,再加上国内经济企稳、通胀率走高,我国的货币政策应该如何应对?或许可以从央行的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找到一些信息。

  央行称,下一阶段的货币政策仍保持适度宽松的方向不改变,但同时,会增强针对性和灵活性,根据形势发展要求,继续引导货币条件逐步回归常态水平。

  可以看出,适度宽松的大方向目前仍将保持,但是具体的调控细节或会发生改变。10月19日晚间,央行忽然宣布上调金融机构一年期人民币存贷款基准利率各0.25个百分点也许就是一个信号。

  此前有声音担忧央行加息会加大资金流入和本币升值的压力,中国社科院中国经济评价中心主任刘煜辉指出这是个习惯性的误区。他认为,人民币内在升值压力来自于经济超速增长,进来的钱是博资产价差的,而非息差,如果国内坚定减速和抑制资产泡沫,跨境资本流入的压力会减少,升值压力会减轻。尚柯杰也认为,通过对政策观察,中国央行加息是适度宽松货币政策的延续,对于全球资金流向影响不大,但是如果央行持续加息,有可能引发全球资金的投机行为。

  对于下一阶段政策调整,刘煜辉认为,进入加息周期的可能性比较小,采取数量工具和行政控制的方式是主要的,也不排除当外界对负利率的声音很高时,央行通过被动地加息2-3次来影响市场预期,抑制资产泡沫化和投机行为。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