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财经 > 财经时评 正文

中国通胀的“伯南克因素”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 刘胜军   2010-11-19 16:44  编辑: 达鹏


  继中国于10月19日加息0.25个百分点之后,澳大利亚再次于11月6日将基准利率上调0.25个百分点至4.25%。针对飞涨的物价,中国国务院表示,必要时将对重要的生活必需品和生产资料实行价格临时干预措施。同时,再次加息的压力也骤然增加。

  中国何以在经济复苏之势未稳之际就开始加息?除了2009年银行信贷失控因素外,另一个重要外部冲击就是伯南克主导的美联储货币政策。

  美国是主要国际货币发行国和全球货币政策的风向标。面对接近10%的失业率,美联储不仅长期把基准利率保持在0~0.25%的历史低位,更是推出了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

  但美国的出口并不是以价格敏感型的初级产品为主,因此此举意义不大。相反,由于美国制造业成本缺乏比较优势,美国消费者将不得不继续大量从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进口消费品。

  再说,通胀未必就比失业危害小。适度的通胀有助于经济增长,很诱人。但一旦通胀进入上升通道,再加以控制并非易事,发现自己上瘾时往往为时已晚。上世纪80年代,美联储主席沃尔克不惜忍受两位数的失业率才降伏了通胀。

  作为资深经济学家,伯南克为何会忘记沃尔克所经历的这段历史?即使美联储内部,也存在不少对QE2的反对声音。美联储堪萨斯分行行长霍宁格将QE2形容为“一场危险的赌博”、“与魔鬼做交易”。伯南克为何要与魔鬼做交易?要理解这一点,就必须追溯到伯南克的思想根源。

  货币主义学派鼻祖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在《美国货币史》中以令人信服的数据揭示:大萧条是以一种悲剧性的方式印证了货币要素的重要性。也就是说,美联储的紧缩性货币政策加剧了大萧条的程度。在当选美联储主席后,伯南克在给弗里德曼的生日贺词中说:“在大萧条的问题上,你的看法是正确的,我们问心有愧,感谢你的指正,我们不会再次犯错了。”2002年,在互联网泡沫破灭后,时任美联储理事的伯南克倡导弗里德曼提出的以“坐着直升机撒钱”(helicopter drop)的方式来发放货币、对抗通缩,一时间被称为“直升机·本”。

  伯南克思想的另一个特点是对资产泡沫的高容忍度。换言之,他将不惜以制造一场新的泡沫的方法让经济走出衰退。1999年互联网泡沫越吹越大之时,伯南克曾参加了一次有关货币政策是否应考虑资产泡沫的大讨论。伯南克认为,美联储只应盯住通货膨胀,资产价格不应进入决策视野。但如果泡沫破裂,美联储应该赶紧降息,以缓解其对经济的冲击。

  美联储的政策对中国的冲击不可忽视。

  其一,我国的银行体系未受金融危机重创。欧美国家的问题是信贷萎缩,中国的挑战则是信贷膨胀。虽然美联储货币政策是全球风向标,但我国经济的特殊性决定了我们不能采取跟随型货币政策,而应率先“退出”,否则将成为先迎来通胀的经济体。

  其次,美联储政策刺激了全球通胀预期,将进一步加大中国资产价格膨胀压力。由于我国的实际利率为负,更加剧了通胀预期下的居民资产保值的需求,鼓励了资金从低回报的银行体系转向金融市场、房地产市场、大宗商品市场,最终将传递到一般商品市场。10月份,中国当月住户人民币存款减少7003亿元,但A股新增开户数、A股持仓账户数、基金新增开户数却创下阶段新高。

  其三,中国的良好经济发展势头、人民币较大的升值想象空间,使得中国成为国际热钱追逐的理想目标,热钱的涌入将使得央行面临很大货币政策对冲压力。提出用“池子”来圈住热钱,很可能只是一个美好愿望。房地产、股市将成为吸纳热钱的主要渠道,因为这两个市场规模庞大、流动性好、有升值空间,将成为热钱的首选。

  弗里德曼曾经指出,大萧条是政治家们的最后一次犯大错,今后“每次出现经济紧缩苗头时,他们便会‘过度刺激’经济,包括超额印制货币,其结果是导致新一轮的通货膨胀”。这次不幸又被他言中。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