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财经  >  财经聚焦

【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甘肃省脱贫攻坚县(区)宣传周·舟曲】“藏乡江南”脱贫记

 2020/06/29/ 16:50 来源: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记者 昝 琦 李近远 顾丽娟

“藏乡江南”脱贫记

  新甘肃·甘肃日报记者 昝 琦 李近远 顾丽娟

江盘镇马土山村鸟瞰。 本文摄影:新甘肃·每日甘肃网记者 韦德占

舟曲群众幸福的笑脸。

  藏族老人王六十五曾经的生活里,舟曲县城是个看上去很近,走起来很远的地方。

  很长时间里,他所在的江盘镇马土山村所需各种物资全靠畜驮人背。人到县城,要走3个小时。幽幽时光里,山间小道上,“丁零 丁零,丁零 丁零……”骡马脖铃的声音悠长而缓慢。

  现在,从村口到县城,坐车20分钟就到了。

  告别贫困,走向小康,体现在百姓生活中,就是这么具体实在。

  舟曲地处白龙江畔,因山水而灵动,素有“藏乡江南”之称。

  曾经,有山水美景,却无民之富庶。山大沟深、人多地少、生态脆弱、灾害频发……绝对贫困,千百年来始终困扰着舟曲人民。

  党的十八大以来,14万龙江儿女以党建引领脱贫攻坚,吹响决战决胜全面小康的冲锋号,向贫困宣战、向小康迈进。2020年2月28日,甘肃省人民政府正式批准舟曲县退出贫困县。

  如今,花开舟曲,一个个生态文明小康村、旅游标杆村星罗棋布,富民产业蓬勃发展、城乡面貌焕然一新。

  曾被贫穷压垮的腰杆挺了起来。舟曲人舒颜展笑,循着初心使命,在全面小康的路上寻梦、追梦。

  日日新

  沿着蜿蜒的村道行车20分钟,就从山底的公路上来到江盘镇马土山村。这是一个红瓦红墙、错落有致的小村庄。村口,山泉水哗哗流淌,村民三三两两取水浣衣……

  若非有今昔对比图片,很难想象这里曾是省级深度贫困村。

  “吃的用的都要牲口驮,日子苦呀!”

  不沿路、不沿河,地处高山,交通不便。一条蜿蜒崎岖的路上,今年71岁的王六十五一走就是大半辈子,也苦了大半辈子。

  “一下雨满身泥泞,年轻人外出务工,剩下老人和孩子,土地大部分撂荒。”想起以前,王六十五格外感慨。

  不甘贫困,就是希望。脱贫攻坚热潮涌动,1989年生的王永平压根不相信村子会继续贫困下去。2016年底,他当选为村支书,村主任是“90后”。

  村民富不富,关键看支部。“没办法就想办法呗,国家有那么多扶持政策呢。”2017年底,王永平流转了村里50多亩撂荒土地,种植核桃、药材,又引进150箱土蜂,吸纳10名贫困户入股,解决了因照顾老人小孩而无法外出务工劳动力的就业问题。

  随之而来的住房、交通、饮水,也成为村里面临的难题。2016年,舟曲县通村道路全部硬化。外出的路通畅了,但村里的巷道依然泥泞、住房也破旧。

  甘南州推进的生态文明小康村“七改”建设工程,马土山村名列其中。路要拓宽,房屋要改造,院子要硬化,这都需要村民配合。

  “大多群众不愿意,村干部、党员就带头干。每完成一家,就请村民来参观。看到改造不用自己掏钱,每户还有2.5万元补助,大家也就跟着干起来了。”2019年,马土山村整村脱贫,王永平实现了带领大家致富的诺言。

  来到王六十五的家里,窗明几净,整洁如新。右侧房梁下,腊肉挂得满满当当,左手边房间里,麻袋里是粮食、坛子里是土酒,房梁上也是腊肉。酒香、肉香浑然一体,别具风味。“有些腊肉,挂了二十多年了。”

  “高兴得很呀,房子又好又新,路通到了家门口,养老金拿着,村里有村医,看病不用花钱,真好。”这是王六十五最真实的想法。

  离开马土山村时,一辆送货车来到村口,满载蔬菜、肉蛋和各类生活用品。“一周来一次,送货上门,老百姓要啥我们送啥。”

  今日舟曲,像马土山村这样告别贫困,走向小康的村子处处可见。

  曲瓦乡城马村里,沿路而绘、各具特色的文化墙成了“新地标”。退休教师杨正清说,文化墙不仅仅是给外人看,乡土文化最能彰显村子的精气神,孩子们耳濡目染,自然就有了根和魂。文化兴、产业旺。就在离城马村不远处的半山腰,一家集观光、体验、休闲和旅游为一体的田园综合体正在打造中。

  沿石头铺成的观花大道步行,玫瑰、绣球和桂花一路芳香。作为旅游标杆村的巴藏乡各皂坝村,让人眼前一亮。村游客接待中心里,来自都江堰、礼县等地的游客正在用餐。游客涂金富此行专程来看朋友,顺带游览。各皂坝村别具特色的自然景观、传统文化与当地少数民族特色建筑的有机结合,深深打动了他。

  作为舟曲第一批生态文明小康村、全国叫得响的旅游标杆村,大川镇土桥子村群众依靠葡萄销售、葡萄酒酿造和农家乐经营,整村旅游年收入达500万元。行走在葡萄绿荫下,穿行于光影斑驳中,来人无不为之陶醉。

  一个个小村庄,打造成为舟曲的旅游标杆村,也成就了生活在这里的人们。

  人心齐

  夏日傍晚,巴藏乡各皂坝村村民张夫才家小院里,石榴花开得正艳。我们围坐在一起,回忆高原“六尺巷”的故事,倍感温馨。

  2016年,生态文明小康村建设推行到了巴藏乡各皂坝村。村支书薛七十二将村民召集到一起商议:“路宽了,发展就快了,但扩路可能需要拆房让路。”

  此言一出,一片哗然。拆房还路,不论何时何地,都是难事一桩。反对的人多,观望的人也多。

  当年6月25日晚,村党支部召开党员大会。主题就一个:怎样拆房让路。

  薛七十二带头发言:“党员干部先带头拆除,再给身边的亲戚朋友做思想工作,把拓路工作推进下去。”

  村民小组长张夫才站了出来:“我和儿子都是党员,要起带头作用,我家带头拆。”最终,张夫才家让出1米多宽的道路,“六尺巷”由此而来。

  党员带头拆房,村民们见状,也慢慢同意了拆房还路,各皂坝拓路工程顺利进行。“六尺巷”的故事也不胫而走,方圆百里传为美谈。如今,沿“六尺巷”徐徐而下,路宽村靓景色美,院落整洁。

  路在脚下,泥土芬芳。党支部和党员在脱贫攻坚战中做表率、干在前。党组织凝心聚力,党员亮明身份,“党建引领”在基层鲜活务实。

  “党支部首先给党员做工作,党员再给群众做工作,大家共同配合完成。”在村里工作20年,曲瓦乡城马村村支书张俊师亲身经历了村级党组织由弱到强的过程。

  受文化水平和群众观念滞后限制,城马村村“两委”班子一度能力不足、组织涣散,缺乏凝聚力。通过换届纳贤,村“两委”凝聚力增强,群众参与度越来越高,脱贫内生动力不断增强,群众也从往昔的“要我脱贫”向“我要脱贫”转变。

  掌握一技之长,是脱贫增收的重要途径。6月4日下午,舟曲农牧业实用技能培训中心举办了一次中华蜂养殖实用技术培训。从课堂出来,拱坝镇托乐村村民曾日杰感慨不已。从爷爷起,家里三代人都用传统的棒棒槽养蜂,本以为没啥学的,但听老师一讲,这才明白自己不懂的还有很多。“是镇里干部和村支书让我来参加培训的,真的要感谢他们”。

[1]  [2]  下一页  尾页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